你听过乡村运营师吗?在体验过这个“最美岗位”后,她与我们聊了聊村里的职场生活

发布时间:2022-09-12来源:吴丹李浏览次数:0

杭州临安,径山南麓,坐落着一个叫“洪村”的村子。

村里有全国重点文保普庆寺石塔,它的一面是“五山十刹”之首的径山禅寺,另一面是蓬勃而起的未来科技城。然而,坐拥如此优越的地理环境,洪村却在过去很多年里“几无存在感”。

改变源自村里来了一批懂运营的“专业”人才。

近年来,临安另辟蹊径,以乡村运营作为发展乡村旅游的抓手,面向全国招引热爱乡村、会策划、懂旅游营销的乡村运营师扎根乡村,村集体、村民与之展开合作,激活乡村“沉睡”资源,将乡村资源优势、生态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、发展优势。

那么,乡村运营师都做些什么?他们给乡村带来了哪些变化?近日,五名公开招募的乡村运营体验师走进洪村,跟随当地的乡村运营师开启了两天一夜的体验之旅。

38238威尼斯欢迎你2020级直博生张镁琦也是体验师中的一员。今天,我们就和她聊了聊在洪村体验乡村运营的经历。让我们一起跟随她的视角,云体验一回这个“最美岗位”的“职场生活”。

“在村里做事真的不容易,不是在办公室提几点想法就可以,要走进村子中、走到村民里,了解真实的情况,帮助他们(村民)做实在的事情。”第一次以体验师的身份走进洪村,张镁琦感触颇深。

7月28日至29日,十名乡村运营体验师受邀前往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洪村、红叶指南这两个临安“天目村落”,跟随乡村运营师开启两天一夜的体验之旅。

作为一名旅游管理专业的博士生,张镁琦的研究兴趣正是乡村旅游和旅游创业。跟随导师吴茂英和团队,坚持“做科研就是要面向国家重大战略需求”的理念,她“一直在跟踪临安区乡村运营实践。”对她来说,这次体验是一次深入到“田野”、了解乡村运营的好机会,也是一次扎根祖国大地做研究的机会。因此,当导师将此次招募体验师的信息一发给她,她就报了名。

此前,临安创造性地提出“村落景区”概念,并开始招募乡村运营师。经过多年发展,临安乡村运营已颇具成效,多个绿水青山变金山银山的故事在这里上演。

来洪村前,张镁琦已跟随导师到访过多个乡村开展运营调研,也和许多村民、村干部有过交流。但此次能来洪村,她仍觉得机会难得。

“和其他运营比较成熟的村落不一样,洪村正在经历村落景区化‘从0到1’的过程。”张镁琦说。

来到洪村,已是傍晚时分。听见汽车发动机声,村里的狗开始此起彼伏地叫起来。刚下车,就有坐在门前的大爷招呼着:“找小白的?往上面走,上面走。”

大爷念叨的“小白”,全名沈军明。2021年3月,他与合作伙伴谷增辉带领团队正式成为洪村乡村运营师。工作中,大家都唤他老白。“但我们都叫他小白,他和我们自己的孩子一样。”洪村村民黄亚群说。

“为什么和村民的关系那么融洽?”见到老白后,张镁琦对他和村民如此和谐的关系感到好奇。在此前的乡村调研中,她也听过有些村民对当地运营师的评价。“态度平平的居多,负面的也有,但这么融洽的还是第一次见。”

“民心很重要。”老白如此回答。他表示,乡村运营急不来,更要真诚。入驻洪村以来,他和团队每天在这里扎根。

打开他的行程表,是密密麻麻的安排:调查村里资产、挨家挨户拜访、接待投资商、与设计师团队见面……五名乡村运营体验师的体验计划,也是跟着老白团队的安排来:乡村运营师工作早会、走村访户、召集青年乡贤会成员进行头脑风暴……

他们的第一站,就是体验“洪运家宴”,这也是村里打造的首个业态。

“洪村非常原生态,离科技城也不远,所以我们计划把这里打造成为科创企业提供乡村休闲、商务团建等综合服务的一个目的地。”老白说,从“吃”入手,能调动村民积极性,也能让村民致富。

行走在村里,每走几步都能看到村民在家门口挂着的“XX家宴”招牌。刚进“美娟家宴”的大门,女主人美娟姐就端着一盆小土豆招呼大家落座。“菜趁热吃,都是自家种的。”

餐桌就支在堂屋,房间里桌子也不多,就两张。味道好不好、菜新鲜与否,主人都时时跟进、交流。

“老白,菜品卖相可以吗?要不要改进?”“自家酿的杨梅酒是不是换个包装比较好?”边上菜,美娟姐边向老白“取经”。这五名乡村运营体验师,是他们家接待的第一拨客人。

为村民答疑解惑,也是乡村运营团队的工作日常。“第二天有个村民要去派出所办理民宿营业执照,我得去帮忙处理,我们就不按上面的来了。”老白指着乡村运营体验计划表说。

对于乡村运营师而言,解决这些琐事能调动村民的积极性,让他们也参与到乡村运营中,从而激发乡村内生动力。

“乡村运营师要做的除了在调研基础上对村庄发展进行规划、和其他投资商对接、‘开各种会议’,其他很大一部分时间就是驻扎在村里,抓村里大大小小因经济发展产生的事务。”在张镁琦看来,被动员起来“经营”家乡的村民大多很淳朴,对很多“专业”的事情不太了解,因此需要乡村运营师们真正帮他们做实事、解决问题,让他们看得见未来。

“就像我们陪同去派出所的那个村民,她原本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农民,但是说到‘创业’和运营商进入的事情时,她的眼里是有光的。”张镁琦说,运营商和村民之间这种密切的互动让她感动。

在洪村,乡村运营师已经从外来者变成了新乡人,在负责运营的同时,还参与到乡村公共事务管理中。

如今,洪村的乡村运营仍在起步中,村里的空地都在建设,这里是村民开的咖啡馆,那里是外来投资商建的露营地,村口将复建古寺普净寺……

乡村运营体验师、视觉中国签约摄影师陶宇罡在洪村元代古塔、风笑岭拍了不少照片。他期待,今年年底施工完成后再来拍摄一波,来个对比。

陶宇罡说,一个好的乡村运营师,一定是一个有情怀、热爱乡村、干实事的人,而非只想盈利。乡村运营也绝非是简单投入业态、举办活动,而是将乡村存量资源进行系统化、多维度运营。

这也是老白团队的共识:盘活村落房屋、土地、山林、农副产品等资源,经全新整合,推向市场,提升村民收入。

“今年年底,你们就能看见一个不一样的洪村。”站在风笑岭上俯瞰整个山谷,老白对五名乡村运营体验师说。

在老白的构想中,洪村有一条自己的特色旅游线路:早上去径山寺游玩、吃斋饭;下午下山,可以去喝个咖啡,也可以在露营地开展亲子活动;傍晚看个露天电影,或者参加篝火晚会,或是躺在帐篷里看星星。

在洪村,张镁琦对乡村运营的体悟更深了。“乡村运营是借助市场化动力、发挥市场化机制的‘纯市场化运营’,强调整体性、系统化、多维度的运营工作,也需要多主体、全方位、系统化的努力。”同时,她也意识到,在这个过程中,最大的影响因素就是人。“需要各方的合力,比如说需要有情怀有能力的乡村运营师,需要有魄力有格局的村支书,需要独具慧眼的投资商,以及团结齐心的村民。这其实也体现了实现乡村‘新内生式发展’的需求。”

而这,或许也是乡村运营中最大的挑战。

“最难的是优秀运营商的引进,换句话来说,就是乡村振兴人才引进与培育问题。”张镁琦说,“如何改善乡村创业的整体环境、提高乡村治理水平,吸引更多人,尤其是乡贤、年轻人到村子里去,这很重要。”

这一点,洪村的实践或许让我们看到了一种可能。在洪村村党委书记蒋贤福看来,要“把窝搭好、家里清清爽爽的,吸引人气和项目。”

就像张镁琦说的,乡村运营路漫漫其修远兮,但前景是光明的,最终也一定能推动共同富裕。

(部分信息来源中新网,封面图片由受访者提供。)

关闭